宇恩地球咖啡店。

    仍是同一个座位,可以通往异世界。

    当然也可以到别处,或到别人想也不敢想的地方。

    世界无穷尽,b如你也不一定知道天上有那麽多的平行时空。

    她仍是坐在这里,这一直都是她最喜欢的位置。

    咖啡来了,仍是扑鼻甜味的焦糖玛奇朵。

    她微笑。

    一个高中nV孩子,你能要求她喝多苦的咖啡?以前她的阿公爸非常节俭,当然除了白开水外,不考虑给她喝市面或非市面的饮料。

    但是同学们有时要聚会会选在咖啡店集合,谈事也时兴到咖啡屋。

    那时她就喜欢「宇恩地球咖啡」温馨和文艺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时的她只敢喝焦糖玛奇朵,并且还是中杯的,她从来不点大杯的。

    「一切适可而止。」她的阿公爸说过这句话,并且从小就教育她节省。

    「唔!节俭真是个好东西。」她从心底赞同。

    宇恩地球咖啡屋是一个作家开的,她写过一个亲身经历过的亚特兰提斯的故事。

    宇恩地球咖啡店。

    仍是同一个座位,可以通往异世界。

    当然也可以到别处,或到别人想也不敢想的地方。

    世界无穷尽,b如你也不一定知道天上有那麽多的平行时空。

    她仍是坐在这里,这一直都是她最喜欢的位置。

    咖啡来了,仍是扑鼻甜味的焦糖玛奇朵。

    她微笑。

    一个高中nV孩子,你能要求她喝多苦的咖啡?以前她的阿公爸非常节俭,当然除了白开水外,不考虑给她喝市面或非市面的饮料。

    但是同学们有时要聚会会选在咖啡店集合,谈事也时兴到咖啡屋。

    那时她就喜欢「宇恩地球咖啡」温馨和文艺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时的她只敢喝焦糖玛奇朵,并且还是中杯的,她从来不点大杯的。